企业可以边内迁、边培训、边生产

2018-01-13 08:30

职业技能培训往往是学校一头热,企业因负担培训和流失的成本,缺乏参与积极性。平桥区则通过提供带有孵化器功能的实训基地吸引了企业参与。

记者走进信阳市震雷山风景区,依山而建坐落着一片千余亩的平桥区职业教育集团公共实训基地。里面有职业学校、企业车间、电商创业园、食堂、宿舍等一应俱全。如今这里入驻学校、培训机构、企业21家,开展服装、数控、航空等27个培训科目,年培训能力1.5万人。

河南信阳市平桥区是传统农业区,全区85万人,其中外出务工17万人,大部分劳动力属于候鸟式、无技能、低收入的群体。如何在迎接产业转移的浪潮中发展经济,促进就业?平桥区选择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培育现代产业技术工人。

职业教育在国家层面一直受到高度重视,然而在县区一级,由于管理体制障碍、责任主体不够明确,导致基层普遍对职业教育心有余而力不及。

平桥区职教局局长马庆君说,由职业教育和就业服务局牵头,将区人社、教育、农业、扶贫、民政、残联以及工青妇等近10个部门的培训资金、资源按照性质不变、渠道不乱原则,全部统筹起来,集中到基地进行监管、实施。此举改变此前技能培训在县区层面小散乱局面,提高了培训实效。

实训基地入驻的企业热情高涨。目前基地正在孵化的企业还有10余家。既有服装加工、人工呼叫中心等低端劳动密集型企业;也有无人机操控、飞机驾驶模拟机制作等高端技术型企业。不同教育程度的人,都能找到适合学习的职业技能。

公共实训基地不仅是群众技能培训基地,也是企业孵化基地。向内地产业转移的沿海企业,在产业集聚区厂房建成投产前,政府免费提供基地实训车间,企业可以边内迁、边培训、边生产。既降低产业内迁转移成本,又提供优越的招工环境,吸引大量企业争先入驻。

在实训基地豪客服饰集团的孵化车间,平桥区双桥村24岁的曹珊珊正在快速操作着缝纫机。她告诉记者,自己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以前在深圳打过三年工,一年换一个工作,工厂流水线、超市导购都干过,深深体会到没有技能处处碰壁的辛酸。去年春节回家后就没有再南下,而是来到这里进行免费培训学习。培训阶段工资是2000多元,等到自己可以独立做一件衣服,工资可涨到3000多元。

职业教育在很多地方,政府推动的热情高涨,但群众反应冷淡。为此平桥区在全国率先开展免费中职教育和免费技能培训,大大调动了群众积极性。

平桥区2011年10月成立河南首个县(区)级职业教育和就业服务局(简称职教局)。新局整合了教育部门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职能、人社部门职业技能培训和就业服务职能,被明确为职业教育的责任主体。这种做法在全国属首例,被业界称为职业教育第一局。

舜宇光学集团是一家总部位于浙江余姚的全球先进光学部件加工企业。2011年5月其选择内地转移落脚信阳,通过边孵化边建厂,一年多时间,为企业降低了1000万元的产业转移成本。

平桥区算了一笔账:政府财政每年投入500万元,用于免费职业教育,可培训5000名工人,通过培训后,如果能带动他们年薪提高一万元以上,仅此一项收入就达到5000万元,投入产出比1:10,还可以带动5000个家庭走上致富路。这是回报率很高的一笔民生账。平桥区委书记王继军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舜宇光学信阳负责人郭景朝告诉记者,一年多时间里企业在基地边培训边生产,待厂房建起来,培训出600多熟练工人。这些成为新厂起步的人才班底。目前这些工人里面,部分已经走上了管理岗位和工程师岗位。与余姚本部用工依然紧张相比,在这里根本不用担心招不到工。

统计显示,平桥区外出务工人员也从2012年的23万人,下降到2014年的17万人,回流26%,其中大部分实现了家门口就业。在平桥区产业集聚区,28岁的返乡民工严青青告诉记者,以前在外打工六年,每年只回一次。现在十几分钟就到家,每天都能见到儿子,娃娃再也不是留守儿童了。

上热下不热、校热企不热、官热民不热这是当前我国职业教育面临的普遍尴尬。河南信阳市平桥区正是通过设立职业教育的第一局,搭建具有企业孵化器功能的实训基地,率先在全国实行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双免费,分别拆解三个不热难题。职教平桥模式为我国深化职业教育改革带来启示。

平桥区2010年提出,把全区所有上不起学、上不到学的孩子,一个不少、一个不落地免费培训一遍,让他们学一门技术,谋一个出路。通过实施双免费,目前已有1.3万学生、1万余群众接受免费技能培训。